云南11选5试机号|云南11选5走势图连线
  •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一帶一路

劉伯溫預言詩五百年后應驗:夜郎自大啟盛世、黔馿技僰無窮根!

時間:2018-10-20 23:15:10?? 南夷夜郎風?? 柯倮夜郎網?? 閱讀:5709?? 評論:0
內容摘要: ■南夷夜郎風 大自然的真山、真水、真情,南唐國師何令通在其所著《靈城精義》云:“山川有真情性,氣勢為先”。 明代開國元勛劉伯溫則預言:“江南千條水,云貴萬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貴勝江南。”通常的理解,從山水的大美看,發展旅游的云貴兩省,在今后一定要勝過江南!事實果真......

 ■南夷夜郎風

      大自然的真山、真水、真情,南唐國師何令通在其所著《靈城精義》云:“山川有真情性,氣勢為先”。 明代開國元勛劉伯溫則預言:“江南千條水,云貴萬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貴勝江南。”通常的理解,從山水的大美看,發展旅游的云貴兩省,在今后一定要勝過江南!事實果真如此嗎?非也!挖掘漢源僰根,不難發現,作為明代開國元勛,劉伯溫參與了對僰人的征戰,“僰族盡滅!”在一片贊歌中,“三分天下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前朝軍師諸葛亮,后朝軍師劉伯溫”中的劉伯溫,作為大國軍師,眼望僰人欺身隱進的云貴茫茫大山,他預感到,在明軍面前神秘消失的部分僰人將在后世復出,但在明皇面前,邀功為要的劉伯溫等又不敢說僰人未滅,心中愁悵至極,但知此是天命難違的“一統江山劉伯溫”雖心里有愧,無奈寫下:江南千條水,云貴萬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貴勝江南。

華夏第一圣泉:韭菜坪竹根水。僰人阿楠 攝

      明王朝繁華無盡江南的千條水,與夜郎故地的深度貧困的云貴萬重山,五百年后,誰將勝出?果不其然,公元2017年下半年,夜郎一哥(李才武)歷時7年揭開“神秘不可攻破”的夜郎之秘,并從西南絲綢之路這條畫在地圖上的紅線,找到僰人遺跡,從而尋找到如今還遺留于貴州屋脊的僰人痕跡,阿西里西僰人風俗。貴州威寧、赫章交界的輔處懸棺、昭通懸棺、可樂出土套頭葬等,一個復活的夜郎古國,見證建立了夜郎強大生態文明的古僰族,因木秀于林,是從漢成帝開始到明王朝朱元璋開國都要摧之的對象。及后世王朝,均不改此惡習。然而天不滅良善智仁!1935年,僰人后裔在大西南,等到了人民救星共產黨和中國工農紅軍。舉世震驚的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在云貴川的山水之間,得到了僰人后裔的大力幫助,轉折制勝,取得決定性重大勝利,實現北上抗日,中國共產黨人帶領受苦受難的中國人民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于1949年10月1日,建立了由中華56個民族當家作主的新中國!

夜郎一哥為貴州赫章策劃韭菜坪竹根水開發扶貧戰略品牌之初,野馬川山泉水廠企業負責人姚宇還在傻乎乎地喝著外地礦泉水。貴州省將天然飲用山泉水產業的開發放到貴州“第六張名片”,“漢源僰根”的挖掘,地球造山運動帶來的生態品質,為貴州天然飲用水資源找到了厚重的歷史文化基因。僰人阿楠 攝

      古代僰人聚居地川南的宜賓夾在兩江中的老城區,一度為其族所建“僰侯國”都會。在市區下江北白沙灣鎮有一“古都會廟”——“僰侯廟”,是這一久遠歷史留在宜賓近郊唯一的遺跡。

  僰人大約在宋代以前即從富庶的位于金沙江、岷江交匯處的三江口一帶退出,遷徙到宜賓南部的珙縣、敘永山區聚居。而其從歷史上消逝,則是在經歷了400多年前的“敘南平蠻”戰爭之后。

  公元1573年春,明神宗萬歷元年三月。朝廷調集14萬大軍,對稱作“敘南”的宜賓南部山區的土著“都掌人”進行了空前規模的征剿,史稱“敘南平蠻”的“九絲之戰”。據《萬歷實錄》記載,這場戰爭歷時半年,官軍于當年九月攻破都掌人據點九絲城、前后“克寨六十余處,擒酋首……拓地四百余里,得諸葛銅鼓九十三面 ”蕩平了被朝廷認為“負隅稱亂,歷三百余年”之久的“都蠻”。又于次年四月,再次派兵搜剿山箐遺匿,直至“都蠻盡滅”。此戰距今已400多年,如果《萬歷實錄》史實不謬,則“都蠻盡滅”也是400多年前的事。

 

好山好水出夜郎。南夷夜郎竹根水流淌千年,到了大規模開發出來造福全球的時候了。僰人阿楠 攝

     此間被蕩平“盡滅”的“都蠻”是否肯定就是僰人一族,至今尚無確論。然而,從春秋戰國時代就出現于宜賓的僰人也因“都蠻盡滅”,從此在史籍中不再有關于他們活動的任何記述。  卻被戰許多研究學者所認同。

  在我國歷史上,僰人一族,不是唯一從歷史上突然消失的民族。但400年前那場戰爭使其遽然間消逝得蹤跡全無,卻使這個本來就來歷不明的種族,又因此變得去向不明。加之在可考的文獻史料中,有關“僰人”及其活動的記述寥若晨星,或是一鱗半爪,或是只言片語,不但時間跨度長而且十分散亂。更有許多民間的傳說和迷茫的歷史交織,構成種種云遮霧罩,賦予了僰人一族越發神秘莫測的色彩。

  對僰人族屬的來源,以及其最終的歸屬,長期以來眾說不一。為探究這一謎底,不少學者作了大量辛苦的工作,并從許多不同的方面入手,結合僰人的種族習性等入手,來窺探僰人消失這一千古之謎。然而,都沒有從根源上找到僰人消失的原因。

      揭秘夜郎,五尺道上邛竹杖、蜀布、筰馬、僰僮、髦牛、枸醬,幾千多年前,讓大夏羨慕中國的僰人建立的夜郎大部落,創造了古老的世界東方生態文明。隨著張騫出使西域、唐蒙出使南越后向具有雄才大略的漢武大帝獻策取夜郎十萬精兵浮船牂牁以攻取南越,從公元前112年起,夜郎古國沒落,從此《益那悲歌》,僰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遠古僰人建立“僰侯國”      西南地區享“僰僮之富”

  遠古僰人,曾在宜賓這塊土地上建立過“僰侯國”,并帶給宜賓“僰道”的古稱。宜賓今天有“歷史文化名城”的稱譽,這與古代僰人的聲名不無關系。

 

古僰生態,是世界東方古老生態文明的僰根。僰人阿楠 攝

 

  僰人很早就出現在宜賓一帶。據文獻資料記載,僰人是個以如今的川南為主要集居地的農耕民族,歸屬于“西南夷”。 “西南夷”與內地廣泛交流,一般認為是在漢武帝開發西南地區之后。今天的宜賓一帶,在漢代開發大西南前是個邊遠之地,但其境內集居的僰人在漢武帝派唐蒙去夜郎國之前,就已經有發展較高的文化、經濟水平。他們修水利、興灌溉,除種植水稻等農作物外,還種植荔枝、生姜等經濟作物。從司馬遷所著《史記——西南夷列傳》中,可看到這一點。《太平御覽》卷1 9 7 引《郡國志》說:西夷荔枝園,僰僮施夷中最仁者,故古謂僰僮之富。多以荔枝為業,園植萬株,收一百五十斛。”僰人栽種荔枝、生姜等經濟作物致富的歷史,西漢時便已經為內地所熟知。另外,從其參與過周武王伐商紂王的戰爭會盟,并因有功而受封為“僰侯”一事中,還可看出僰人一族不同于“夜郎”等其他“西南夷”的地方。

 

夜郎民間留傳謎語:打開青山苦竹林,世上無窮人!  這個謎底,就是:漢源僰根!僰人阿楠 攝

 

  “夜郎”是“西南夷”中最大的部族。僰人早在殷商末年即參與了中原事務。中原民族早在漢代以前對僰人一族已不陌生,僰人很早就樂于與外界交流,容易與外界合作,在夜郎竹王多同問到漢使“漢孰與我大”,后來的漢使唐蒙交結之后,夜郎竹王多同“慕義來賓”,融入中原民族,目的是在與西方進行經濟文化交流的基礎上,再與中原開展經濟文化的交流互動。但到了清朝,“夜郎自大”卻出自一些文人之手,實是可悲!但不想這些文人弄巧成拙,成為漢語成語的“夜郎自大”在2000年可樂考古發掘后,在國內的夜郎烽爭中,家喻戶曉的“夜郎自大”成了貴州對外最有影響的廣告!

 有學者認為, “僰侯國”的領地,大約便是以今天的宜賓市為中心的一帶地區,這也是古籍中稱宜賓為“故僰侯國”的由來。但是,這個“僰侯國”建立的確切時間是何時?先后傳承過幾代?歷任“僰侯”又是何人,叫啥名字......等,都不清楚。雖然史藉資料和一些傳說中,古代僰人的活動中心一直在今天宜賓市中區的三江口一帶。但是在這個歷史上的“僰道”治所,古代“僰侯國”的都會所在處,及其近周地區,至今還沒發現有關這一古老民族確曾在這里生活過的遺跡。就是遠周郊縣的珙縣、興文等地峭壁上被稱為“僰人懸棺”的懸棺葬,也并無確切可考的證據證明為僰人所遺。 但學者們認為,古代宜賓很長時間為僰人集居地相信是確切的,因此才有“僰道”這一確切的古稱。盡管如此,對這個地名最初的啟用時間,細加追溯起來也還是并不十分的清楚。《元和郡縣志》“戎州”條這樣記述:“漢武帝建元六年,遣唐蒙發巴蜀卒通西南夷自僰道抵牂柯,鑿石開道二千余里,通西南夷,置僰道縣,屬犍為郡,今戎州即僰道縣也”。

貴州赫章縣野馬川鎮大青山,韭菜坪竹根水廠就在此山腳下。 僰人阿楠 攝

 

  由此看來,用“僰道”一名稱古代宜賓,并非始于漢武帝時代,而是早在唐蒙受遣之前、它似乎就已經是這個僰人集居地的地名了。只是在漢武帝對大西南地區的一系列開發中,僰道又得到較之于以前規模的開發,說明這一點的,便是這個地區原來僅稱“僰道”,因漢武帝開發西南夷才被明確置為“僰道縣”,這是目前認為的宜賓設縣建城之始。

    《史記——西南夷列傳》,記載了關于僰道的一些情況。

  學者觀點:按漢制,“道”與“縣”其實是同一級的行政區劃,《漢書.百官公卿表》說:“縣......有蠻夷曰道”。有僰人的地區曰“僰道”,有氐人的地區曰“氐道”。古代的這種設置,大約有些類似于現代的“民族區域自治”,不過稱“道”不稱“縣”的地區多為“羈縻”狀態,朝廷對它的控制遠比對縣的控制要寬松得多。因此,漢武帝時改“僰道”為“僰道縣”,看似僅有一字的增加,實則意謂著其地原“羈縻”狀態的結束。實際上,這也是歷代朝廷對這一地區控制加強的開始,此后的“僰道”便一直在朝廷的直接管轄之下。南北朝時,梁大將先鐵于此“討定夷僚”、設立戎州后,僰道更成為歷代統治者控制、經略周圍少數民族地區的中心。雖作為“戎州”州治,其地仍以“僰道”名之,表明直到南北朝時,宜賓一帶還是個以僰人為主體居民的地區,僰人在那時依然是個很活躍的民族。

 

大僰文化產業開發的意識正在蘇醒。貴州省赫章縣野馬川鎮,貴州省率先舉辦櫻桃文化節的地方。也是打造西南絲綢之路天然礦泉城的理想水源地,阿西里西河流經此鎮時從東往西倒流,轉折性思維從這里誕生。 僰人阿楠 攝

 

  隋代時“僰道”一度改名“外江”,不久又恢復舊稱叫“僰道”,這種改而恢復,可能意味著直到隋代時,以三江口為中心的宜賓這一區域,主要居民還是僰人。不好思議的是,僰人在三江口居住生活如此長的時期,竟然毫無一星半點可考的痕跡遺留下來。以至今天要尋找僰人的遺跡,只好到遠郊的珙縣、興文去看那些懸崖絕壁上的懸棺了。據說那是明代僰人所遺,如果懸棺主人真是僰人,其生活的年代,當然應在明神宗萬歷年間那場盡滅其族的“平蠻”戰爭之前。

  對史稱“僰道”,又傳說曾是“僰侯國”都會的地方,沒有僰人勝跡感到遺憾,大約并非始自今天。古人也早有過類似感覺,并為此還作過彌補努力的,證明這點便是,在如今三江口北岸的白沙灣一個叫做“古都會廟”的“僰侯廟”。廟的楹聯曰: 隨周武伐殷商以還,受封侯而世襲;看龍山與鳳首并峙,蔚僰道之人文。聯文說的就是古代僰人的輝煌,明顯是后人所撰。

  “僰侯廟”很小,占地僅2 7 5 平米,為單檐歇山式。此廟始建時間不詳,但可以肯定不會是僰人在這一帶居住時自己給自己建的。現今見到的據說是清嘉慶十四年所重建,這是現今在宜賓市三江口市區、唯一可尋到的有關僰人的古跡。“僰侯廟”雖已列為地方保護文物,但雜處在一片舊平房中間,周圍是終日人聲鼎沸的菜市場。

                                “僰道”改稱“義賓”    成為唐朝開發周圍地區的據點

  唐代天寶年間,三江口上的“僰道”改稱“義賓”,宜賓至此才算是結束了以僰道作地名的歷史。宋代初年,為避宋太宗趙光義帝諱,“義賓”二字又改寫成“宜賓”,成為延襲至今的地名。

  一個地方地名的變遷,經常是歷史重大演變的影子。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一個自古以來特別講究“名、號”的國度,對正式的、要載諸史冊的用名,不論朝野都從不以兒戲置之,只要可能,便要力求寓意吉祥、易記,當然前提是“不觸諱”。冀求所謂“名正言順”和“名副其實”,是中國人在取名一事上根深蒂固的理念,孔子就說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可見對一事、一物、一人、一地的命名,歷來少有馬虎從事、草率胡來的。 那么,唐代為何用“義賓”改稱“僰道”?這一地名改變的意義在哪里?個中又透露出關于僰民族其時境遇的一些什么信息呢?

《史記——西南夷列傳》所記載的“筰馬”,為西南三省農牧資源打了千年廣告。僰人阿楠 攝

 

  “義賓”一名,據考有兩個來源,一是“慕義來賓”;一是“以義賓服”。兩者語面不同,其實是同一語義的不同的說法。前者為地主一方的客氣自謙,后者為賓客一方的不客氣自詡。不管角度如何,以信息學的眼光來解讀這一改稱事件,內中明確含有唐代時“僰道”地方基本情況已發生了空前改變的信息。那就是遷入此地的中原民族其時已經“由客而主”,已經確立了在當地的主導地位。“義賓”一名似乎說明這種變化是漸行的、和平的,是外來民族和僰人土著都可以接受的。

  同時,不論是“慕義來賓”,還是“以義賓服”,都透露出當時社會對僰人一族習性的認同。即認為僰人是個喜好學習外來文化,容易接受外來文化的種族。當然,不能排除其中有強權政治的意愿,即統治集團希望賓服的“化外”僰人,最好是個有著這樣習性的民族。

  正是“慕義來賓”,終結了“僰道”地名的使用。這事所以發生在唐代,而沒出現在更早以前,原因可能也在講求“名副其實”上面。也就是說,此前的宜賓一帶依然還是僰人集居的地區,這可以從隋代將其改稱“外江”不久又恢復原名,稱“僰治”一事上得到印證。接著隋去而來的唐朝,是個國力、控制力更強大的中央一統帝國。尤其重要的是,唐朝保持了相當長時間的穩定和發展,這為中原民族的外拓和邊地民族的內附,無疑創造了難得的機遇和條件。 如前所述,自秦漢時代開始,宜賓即成為開發周圍地區的據點。后來的歷代朝廷也進而效法,因此在相當長的時期,中原民族源源不斷的進入僰人集居的這一地區,他們帶來了先進的文化,促進、加速了這一地區的社會發展,也加速了部分僰人的同化。其間既有土著民族的“慕義來賓”,自然也有外來民族的“以義賓服”。與此同時,部分僰人在外來民族的擠壓下,加速了向外的遷徙(主要是向南向西的遷徙)。成書于晉初的《華陽國志. 蜀志》記僰道縣這樣說:其地“......本有僰人,故《秦紀》言‘僰僮之富’。漢民多漸斥徙之。”這種“遷徙”到漢末,可能就已具相當規模,從一些故老相傳的“龍門陣”中可看出些蛛絲螞跡。

古老的西南絲綢之路,古老的大僰原生態。僰人阿楠 攝

 

  歷史,并不浪漫,也不可能像文獻記載的那樣簡單。但“僰道”以往那種以僰人為主要居民的情況,遠在秦漢通“西南夷”時就已開始發生變化。僰人與中原民族的差異日益縮小,以致司馬遷寫《西南夷列傳》時,沒有再將僰人作為一族單獨敘述。在西南絲綢之路上,貴州赫章可樂考古發掘的情況,也印證了這一點:多民族文化疊加。

  隨著僰人的外遷(主要往滇西)和逐漸被同化,到唐初這一地區的情況發生了質變,外來民族已漸成主體,僰人已不再是其地主要居民,從而具備了終止使用“僰道”地名并加以改變的條件。繼續以“僰”名之,顯然是名不副實。“義賓”一名此時出臺,便成為順理成章的事了。

  唐代雖改稱“僰道”為“義賓”,但并非就是“同化”過程的結束,只是表明這種同化更明顯、更主動,更加堂而皇之,也更加得到官方的認同和鼓勵。

  多民族的融合需要相當時間,從唐代開始,歷經五代到宋時,也還處在這一過程中。從宋代蘇東坡等人的詩句中可以看出,如:“亂山圍古郡,市易帶群蠻。瘦嶺春耕少,孤城夜漏閑。往時邊有警,征馬去無還。自頃方從化,年出亦款關。頗能貪漢布,但未脫金環。何足爭強弱,吾民盡玉顏。”這是蘇東坡在“戎州”一詩中寫的。蘇是岷江上游眉山人,古時出川主要依靠的是江河舟楫之便,這里的“戎州”依然指的是州治,也就是三江口上的古城,顯然這是他多次途經之地。詩中“方從化”的少數民族,是否就是“僰人”?或其中是否有“僰人”呢?雖不清楚,但名稱已不再叫“僰人”應該是肯定的。

                    宋、元時期“僰人”在哪里?

  有學者認為,“僰道”地名的使用“知其終、不知其始”,頗有些“神龍現尾不現首”的意味,使本來就不甚了了的僰人族源罩進了歷史的濃霧之中。那“僰道”地名的遽然停用,顯然又使僰人一族的去向因此更為渺渺茫茫。

 

 

古夜郎貴州赫章僰羊品質甲天下。僰人阿楠 攝

  “僰道”改名“義賓”后,有關僰人活動的記述,在那以后的史藉中也就更少出現。在記述宋、元歷史的史籍中,僰人已經基本消逝了。這種消逝,是否意味著從唐代到元代的一千多年時光,已使沒有外遷、留下來的僰人最終完全融入了逐漸成為主體的外來民族呢?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君臨中原的滿族,從入關到基本趨于同化,也不過二、三百年時間。問題是,沉寂許久的僰人,又復出現在明代的歷史記述中。

  萬歷年間那場務在剿滅當地土著的“敘南平蠻”之戰,據說所針對的“都掌蠻”便是僰人。宜賓從來就不是政治地域的邊界,不可能有地理隔離和進而的種族隔離,為什么在十分鄰近三江口的宜賓南部山區,直到明代時僰人還依然是那里的主體居民,那么長時間的民族融合,就對他們沒一點影響,有學者認為:這倒是很奇怪。但他們忽視了這一點,就是出入于大山大水的僰人,不可能完全同化。

挖掘出漢源僰根,在大生態、大健康時代,滇貨、黔貨、蜀貨出山大有所為。 僰人阿楠 攝

  “都掌人”就是僰人一說,就這樣成為新鮮事。從一些史料看“都掌人”的民族習性,與史稱“夷中最仁”的僰人習性大相徑庭。宋代改“戎州”為“敘州”,今天宜賓南部山區因而稱“敘南”。其地緊鄰云、貴,與歷史上歷來是多民族雜居地的“烏蒙”相鄰。有專家考證,這些“烏蒙蠻”多屬“僚”族系統,他們使用銅鼓,行“懸棺葬”,唐代時就有“生僚”之稱。據《新唐書. 地理志》“羈縻州”記:當時屬羈縻州的宴州(即今興文縣)和鞏州(即今珙縣),都是招“生僚”才置的縣。宋代后,“敘南”一帶雖無“僚人”名稱,但以“都掌蠻”呼之。這些當地土著,其民族特征和習性,與文獻中記載的“僚”人基本一致,屬“僚”族后裔是無疑義的。明任瀚《平蠻碑》便直稱:都掌蠻為群僚。明代統治者認為其“叛服無常”,終被朝廷在“敘南平蠻”戰爭中武力平滅。因此可以認為,即便此地原有僰人,或是有僰人遷到這一帶,無論是從種族習性、人口多少上講,同當地的土著民族比起來,它都不可能成為該地區的主導民族。作為弱小的外來者,在與當地強族共處的漫長歲月中,可能最終不得不走漸漸融入當地人中這條路。這從那些遠遷的僰人的結局可知。據李紹明《為“僰人懸棺”正名》一文中說,遠遷到南中云南的僰人,融合當地民族成為后來白族的先民,這可能是南遷僰人的主體部分。

  民族融合過程當然不會是個短暫時日,但因僰民族歷來就不是一個人數眾多的大族,又經過不斷的遷徙分流日漸弱小,加之該民族素來性情溫和、有樂于交流、容易接受外來影響等習性,故僰人在各處融入別的民族的時間不會太遲,其“大功告成”至遲也不會晚到明初,極有可能就在宋、元時期。留在三江口地區的僰人,可能要稍早一些,從蘇東坡的詩:“宋時方從化”可得應證。應該說:到宋、元后期,“僰”作為一個民族已經就不再存在了。原先以開發荔枝園致富的僰人,從那時起便已經從歷史上消亡。

  有關“僰人”說法一度重新出現,是在明代萬歷年間的“敘南平蠻”中,原因是明代官員認為“都掌蠻”就是“僰人”。如組織、參與了這場大戰的巡撫曾省吾就說“都蠻即戎僰”。文獻記載,明朝建立后,對宜賓南部的“都掌蠻”先后進行了十一次武力征討。發生在400多年前的“九絲之戰”是這些征討中的最后一次,也最慘烈。朝廷“嚴督官兵盡行剿絕”,被“招安”的僅二千三百八十一人,可謂斬盡殺絕。因而,隨著“都掌蠻”的被剿滅,“僰人”一說很快又在“九絲之戰”后重歸消失。這是僰人在“九絲之戰”中被最終平滅說法的來源。正是基于這一認識,隨著那場平蠻戰爭的結束,有關僰族的任何活動,不再見于以后的歷史記述中成為了順理成章的事。

  學界認為,民族的消亡,是漸進式的“同化”和激進式的“滅絕”。筆夜郎一哥認為:僰人的消亡,既是個激進過程,也是個漸進演變,但“僰”這個民族的根性,卻一直存在于大西南的山水間。

  僰,漢時便以性情溫和,夷中最仁,有人道著稱。比起“僚”在唐代初年、還被稱為“生僚”,直到元代還被稱為“土僚”來,顯然、其它民族因之更愿意也更容易與僰人交流。而關于僚族的習性,據《太平寰宇記》卷八八記,與僰道相毗鄰地區的僚人習性:說“其夷僚則與漢不同,性多獷戾而……巢居巖谷,因險憑高。著斑布,擊銅鼓,弄鞘刀。男則露髻跣足,女則椎髻橫居。夫亡婦不歸家,葬之巖穴。”在漢族統治者眼中,這種習性被認為是不具“人道”的,故舊時“僚族”的“僚”字不從“人”旁,而被寫成“獠”。直到新中國成立后,才作出規定,改稱“獠”族為“僚”族,從而去掉了其中帶有的歧視成分。

 

滋養了古老夜郎生態文明的韭菜坪竹根水潛流于貴州屋脊,滋養了貴州母親河烏江,古老神奇的“牂牁江”。圖為貴州屋脊韭菜坪云上竹海一景。僰人阿楠 攝

 

  從以上文獻中看出,僰、僚在種族屬性方面確有很大差別。唐嘉弘在《“僰人懸棺”質疑》中認為:僰人與僚人“二者沒有共同的歷史,沒有共同的心理狀態,沒有共同的語言,沒有共同的風俗習慣,因之僰人與僚人不能劃上等號。

  僰人的民族根性,使其一族沒能逃脫被同化的命運。他們要么留在原居地被遷入的中原民族所同化,要么外遷被強壯的其他民族融入了其中。從而早在明代之前,僰人就已經結束了以一個單一的民族存在于世的歷史。

  所以夜郎一哥指以為:400年前那場“敘南平蠻”戰爭,不管與僰人一族有沒有關系。但這時的僰族,自漢朝以來,歷時近千年,在被同化過程中已經將其文化傳播到西南夷幾乎所有民族。因此,僰族就算不再單純存在,但其生態文化智慧,已經成為遍布西南夷地區的精英文化。

   故而,西南夷的民族融合史,從古僰族消亡,但其文化卻得到最為廣泛的流傳,我們說中國西南地區的文化源流是“漢源僰根”,就是因僰既是西南地區生態稱謂的總稱,更是因為為古僰民族精英的生態文化智慧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廣為流傳,并深重影響到西方世界,故而夜郎一哥逆襲漢語成語之“夜郎自大”、“黔馿技窮”,夜郎智大啟盛世,黔馿技僰無窮根!就是說,挖掘到漢源僰根后,我們要告訴后世子孫,夜郎以生態文明之厚重從而開啟了華夏一統走向世界的漢唐盛世之歷史輝煌,貴州為代表的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牢牢抓住大僰生態文明建設世上就永無無窮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歐聯華文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有稿件內容、版權等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評論

歐洲華文電視臺簡介?|?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網站聲明?|?廣告服務

?????

  贛ICP備15002890號-2
云南11选5试机号 全天pk10计划 阿斯特拉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奔驰宝马老虎机安卓 明星的经纪人怎么赚钱吗 pk10滚雪球计划选号 分时选股公式 998棋牌游戏通比牛牛 魔龙游戏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